加拿大pc

走近惲達明的道德模式

作者(zhe): 吳佳偉來源:加拿大pc 發布時間(jian): 2019年04月20日點擊數: 911

 

他,執教三十年,沒有取得過多少令(ling)人(ren)矚目的(de)個(ge)人(ren)榮譽(yu)和學術成(cheng)就,但無論是同事還是他帶過的(de)學生,沒有一個(ge)不欣賞(shang)他的(de)為人(ren)、肯定他在專業教學領域方面的(de)影(ying)響力(li)。

他,從教三十(shi)年,身邊有太多(duo)的(de)晚輩在職稱(cheng)和職務上都領(ling)先于他,但他對此卻淡然處之,而把(ba)全部(bu)的(de)精力投入到對學(xue)生的(de)關愛(ai)和培養中去。

他,講臺三十年,兢兢業業地做著與學生、與系部、與學院有關的日常瑣事,不為職稱,不為職位,只為學生、為系部、為學院,做得那么恬淡,做得那么快樂,做得那么主動,言傳身教,詮釋著作為一名教師應有的道德模式。他就是模具系的老教師,出生于1958年的惲達明。

今(jin)天讓我們走近這一道德模式,去認知(zhi),去感受。

愛心育人——春風化雨細無聲(sheng)

蘇霍姆林斯基曾經說過: “一個好的(de)教師(shi)意味著(zhu)什么(me)?首先意味著(zhu)他熱愛(ai)(ai)孩(hai)子,相(xiang)信(xin)孩(hai)子,關心(xin)孩(hai)子,了解(jie)孩(hai)子。”惲老師(shi)認為(wei): 沒有愛(ai)(ai)就沒有教育,對學(xue)生要愛(ai)(ai)得(de)深沉(chen),愛(ai)(ai)得(de)真切,愛(ai)(ai)得(de)全面。這樣,我們(men)老師(shi)才能與學(xue)生相(xiang)融。
  怎(zen)樣愛學(xue)(xue)生(sheng)?在長期的教育(yu)教學(xue)(xue)實踐中,惲(yun)達(da)明總結出了(le)“三心(xin)”做(zuo)(zuo)法: 在思想上(shang)正面誘導,做(zuo)(zuo)學(xue)(xue)生(sheng)的知心(xin)人;在教學(xue)(xue)上(shang)因材施(shi)教,做(zuo)(zuo)教學(xue)(xue)的有(you)心(xin)人;在生(sheng)活上(shang)熱忱關懷,做(zuo)(zuo)學(xue)(xue)生(sheng)的貼(tie)心(xin)人。
  優等生人人喜歡,學習困難學生則使大多數教師“頭疼不已”,他們學習上缺乏上進心,得過且過,思想上自暴自棄,有的干脆“破罐子破摔”。作為班主任,作為任課老師,惲達老師始終以師愛為教育之本,以一顆真誠的愛心去澆灌每一棵幼苗,不遺棄任何一名學生,讓他們在陽光雨露的滋潤下健康成長。其中,2001年接手的99數控42班,曾讓惲老師苦惱不已。由于該班級是在20019月從不同校外班返校組合而成的,學生素質參差不齊,導致班級成為學院出了名的問題班級。最突出的就是學生曠課現象嚴重,遲到、早退率高。對此,惲老師拿出了少有的耐心,早出晚歸,除了上課,其他時間全部輾轉于教室和學生宿舍,督促上課紀律、找學生談心,兩年下來,班級面貌煥然一新,先后兩次被評為院五好班級和市先進集體。

愛是一種能(neng)量——這句話在(zai)惲老師那里(li)變成了現實。

學習困難(nan)學生(sheng)需(xu)要安(an)撫,家(jia)庭經(jing)(jing)濟(ji)(ji)狀況窘迫的特困生(sheng)更需(xu)要用真心去關(guan)懷。每學期開學,惲老師總是特別(bie)關(guan)注班上的貧困學生(sheng),并號(hao)召班級(ji)里經(jing)(jing)濟(ji)(ji)條件好(hao)的同學與特困生(sheng)開展結對幫扶活動,使這些特困生(sheng)們(men)在異鄉感受到(dao)了(le)家(jia)庭的溫暖。

在關愛學生方面,能夠體現惲達老師愛心的不僅僅是如何對待學習困難的學生、如何對待特困生,面對已經離校進行畢業實習的實習生,惲老師更是關愛有加。 

眾所周知,大學的最后一年是學生從校園正式跨入社會的實習年,期間,在學習、工作、生活方面,學生都會產生一定的不適應。為了不影響自己正常的校內教學工作,又能兼顧到實習生的實習指導,惲達老師創造性地嘗試了“紙條指導法”。他讓每位實習生把自己在實習期間的困惑、工作生活上的要求、論文寫作上的難點等寫在紙片上,每當看望實習生時,惲老師就收紙條,然后有針對性地指導、解決問題。多年來,他樂此不疲,手中的紙片已經足足裝了一資料袋。有人曾開玩笑說要用高于廢紙收購市場價100倍的價格來回收這些零碎的紙片,惲老師也以玩笑回答: “舍不得。”的確,這個資料袋收納的是學生的求知欲和惲老師的愛心和耐心,愛心無價。

  平(ping)和心態——積極投(tou)身平(ping)凡而又繁瑣的工(gong)作

熟悉惲達老師的人都知道,已過天命的他,身上洋溢著不輸于任何年輕人的活力和干勁,隨和的臉上經常綻放燦爛的笑容。同事之間,無論是工作上的公事、還是生活中的私事,只要他能幫到忙的,他一定是義不容辭、不求回報。系里老師只要提到惲達明,口中認可,心中佩服。

云南大學工商管理與旅游管理學院副教授尹某曾經發表“宏論”: 大學教師如果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教學、用在學生身上,是“毀滅自己”。此論一出便成網絡熱點。惲達老師就是這樣一位“毀滅自己,照亮別人”的人。

任職以來,他先(xian)后擔任過(guo)《機(ji)(ji)械制(zhi)(zhi)造基礎》、《金(jin)屬(shu)切削原理(li)與(yu)刀具(ju)》、《金(jin)屬(shu)切削機(ji)(ji)床(chuang)》、《機(ji)(ji)床(chuang)夾具(ju)設(she)計(ji)》、《機(ji)(ji)械制(zhi)(zhi)造工(gong)藝(yi)學(xue)(xue)》、《模(mo)制(zhi)(zhi)工(gong)藝(yi)與(yu)夾具(ju)》、《模(mo)具(ju)設(she)計(ji)與(yu)制(zhi)(zhi)造基礎》、《塑(su)料(liao)模(mo)具(ju)設(she)計(ji)》、《機(ji)(ji)械制(zhi)(zhi)造裝備設(she)計(ji)》、《模(mo)具(ju)綜(zong)合(he)(he)實訓》、《模(mo)具(ju)課(ke)程(cheng)設(she)計(ji)》、《模(mo)具(ju)工(gong)學(xue)(xue)結合(he)(he)實訓》等課(ke)程(cheng)的(de)(de)教(jiao)學(xue)(xue)。除理(li)論教(jiao)學(xue)(xue)外,每年還擔任實踐性教(jiao)學(xue)(xue)環節(jie)工(gong)作,指導學(xue)(xue)生的(de)(de)課(ke)程(cheng)設(she)計(ji)、畢業設(she)計(ji)、畢業實習等,每年教(jiao)學(xue)(xue)工(gong)作量(liang)都是(shi)超額完成(cheng)(cheng)。除此之外,惲老師還注重教(jiao)材、教(jiao)法、學(xue)(xue)情以及(ji)學(xue)(xue)生的(de)(de)認知心(xin)理(li)等方面的(de)(de)研(yan)究,通過(guo)準確把握教(jiao)材的(de)(de)重點(dian)和難點(dian)以及(ji)學(xue)(xue)生的(de)(de)認知特(te)點(dian),設(she)計(ji)合(he)(he)理(li)的(de)(de)課(ke)堂教(jiao)學(xue)(xue)結構。在教(jiao)學(xue)(xue)過(guo)程(cheng)中,認真完成(cheng)(cheng)各(ge)個教(jiao)學(xue)(xue)環節(jie),始終(zhong)保持誨人不(bu)倦、耐(nai)心(xin)細致(zhi)的(de)(de)工(gong)作作風。同時(shi),創造性地把傳(chuan)統(tong)的(de)(de)課(ke)堂講授(shou)教(jiao)學(xue)(xue)、實驗(yan)實習教(jiao)學(xue)(xue)與(yu)現代化多(duo)媒體教(jiao)學(xue)(xue)相結合(he)(he),來培(pei)養學(xue)(xue)生的(de)(de)技能素(su)質(zhi)和綜(zong)合(he)(he)運(yun)用能力,教(jiao)學(xue)(xue)效(xiao)果獲得學(xue)(xue)院師生一致(zhi)好評(ping)。

在畢業設計、課程設計選題中,惲達老師也盡量注意與生產實際相結合,經常到有關工廠收集課題進行設計。獨立編寫課程設計、畢業設計指導書,指導學生完成課程設計、畢業設計、畢業答辯等工作。每學期的學生評教反映中,學生對他的教學能力和效果都給予了很好的評價。

惲達老師對待教學工作的態度如果僅僅只能看作是愛崗敬業、立足本職工作的話,那他對待份外的那些瑣碎工作的態度,則在另一層面彰顯了他區別于一般人的道德境界。學生只要有困惑,可以隨時去辦公室找他尋求解決;系部的一些瑣碎工作,也許不在惲達老師的職責范圍內,但只要領導和同事請他幫忙,他都是義不容辭地認真完成,做得毫無怨言,做得開開心心。這就是惲達明。

學生的實習、就業歷來是各高校學生工作中的重中之重,2007年,模具系獨立成系,各項工作都處于探索階段,還不成熟。在這個時候,惲達老師主動請纓,承擔起了模具系學生實習就業基地建設的工作。從此以后,不管嚴寒酷暑、風吹雨打,惲達老師總是毫無怨言地在各單位之間奔走著,利用自己的人脈關系積極地構建校企聯動的橋梁。這就是惲達明。

這邊的實習就業基地建設工作剛做罷,惲達老師又馬不停蹄地接手了學院常州校友會的籌建和日常管理工作。惲老師既不是校友,又不是職能部門負責校友會工作的人員,然而他義無反顧地為校友會忙碌著。曾經有好多人勸他說: “你應該為個人的前途著想下,利用時間去搞幾篇核心期刊論文、帶幾個科研項目,沖擊下你的正高職稱。看你很忙,但忙的都是些別人不愿意去做、自己不得利的事,何必呢!”“事情么總要人做的。” 惲老師的回答似乎有些答非所問。他并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做事準則,仍是“固執”地我行我素,燃燒著自己。忙碌的背影里,涌動著的是他那對待學生真誠、對待工作熱忱、對待名譽平淡的崇高道德情操。這就是惲達明。

 

工作(zuo)放(fang)前頭,名利置身后;遇(yu)事不管份(fen)內份(fen)外,開開心(xin)心(xin)做;做事不避(bi)繁瑣,高高興興完成;只要對學院、系部、學生有利的事情都積極參與(yu);心(xin)中裝著學生,心(xin)里念著集體(ti),對個人的名利升遷思(si)之甚(shen)少(shao)——這,就是(shi)惲達明的道德模式。

 


加拿大pc